高谈阔论

不定时给lof扫灰
p5坑底,vc、柯南老粉

零羽

为什么,是被限流了吗(我有什么好限流的)为什么在妄想症主页里看不到???

2018工藤日
工藤老师的撸猫下午茶。

是服部初次登场时被黑鸡给忽悠着喝了白干的柯柯。
小奶音过于可爱,杀人于无形。

这是计时引爆摩天楼的柯柯。
画工不足但是还是想把剧场版里所有的小柯都画出来【住口】
他是天使!!!【哭泣】

oc同人

某人未完成的oc的同人
名字貌似有谐音错误但是我懒得改了
@Resistance☆

洛伊尔喜欢喜欢纳恩,这或许是秘密也不是秘密。
他曾多次对纳恩这样说着“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但是无一不被当做玩笑一般,被纳恩一笑而过。
洛伊尔有些沮丧,他觉得自己已经告白的很认真了,非常认真了,甚至可以说每天都不断的告白着,没有一天停息过,但是似乎越这样,纳恩就越觉得他在开玩笑。
有时候洛伊尔会盯着纳恩发神,他盯着纳恩那因为说话而不断开合着的嘴唇,他觉得,要是自己现在扑上去给那人一个深深地吻,那么自己的告白绝对会有别样的收获。
但是每当他准备那样做的时候,不知为何,却又停住了。
是啊,那个本该与自己为敌的老好人,是自己不该去叨扰的对象——若是有一天身份破裂,迎接他们的应该是立即刀剑相向而非踌躇思考。
感情于他们而言是摄人心魂的绚烂但却又极致危险的,稍不注意打破微妙平衡的后果便不是他们随意负担的起的。
“怎么了,诺伊尔?”纳恩转过头,他看着显得有些愣神的诺伊尔问道。
诺伊尔因为纳恩的呼唤而猛然的自己的思绪中脱出,他刚刚清醒过来的双眸还显得有些混沌,诺伊尔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纳恩的那双已经看不见的双眸,似乎还微微的有些神游。
“诺伊尔,你在想什么?”久久未听见回答,纳恩温柔的问着诺伊尔,语气中有些无法琢磨的宠溺。
十一岁的外表太容易欺骗别人了,此时的诺伊尔的外表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孩子,而他那稍显的混沌的眼眸也使他显得像一个年幼而又迷茫的孩子。
但是诺伊尔毕竟不是孩子,他知道他与纳恩是怎样的关系——他们注定不是友人,因为他们是最为尖锐的敌人,而那些尖锐只是暂时性的被掩埋在了互相的调笑之下,稍不注意便会将他们戳的七窍流血。
“纳恩,我最好的朋友......”诺伊尔喃喃道,“你的使命是什么?”
虽然不知为何诺伊尔会这样问道,但是早已习惯诺伊尔的各种奇怪习性的纳恩见怪不怪道:“身为神的代理人,我的使命即为斩尽世间罪恶之徒,铲除魔王的代理。”
“我知道了。”
这是你的使命。
但是如果我不想死怎么办?
所以——
“纳恩,你完成不了你的使命了。”诺伊尔坐在众人拥簇的王位上调笑着,“你啊,已经失败了。”
身为神的代理人,铲除不了魔王的代理人便是失去价值。
毕竟再怎么高贵,代理人也仅仅是人而已,所以,失去了应有的价值后,便理应在众人的责难中死亡。
你看,你又一次的死在了众人的枪口下。
诺伊尔看着纳恩临死前的口型,他那双看不见的眼睛似乎在这一刻穿透了时光。
你在说什么?
诺伊尔想走上前去倾听,但却被信徒们拦在了原地。
但是我知道的,你想说什么我都清楚。
因为那也是我想对你说的,绝不说出口的秘密。
这是第几次了,你还记得吗?

我还记得啊,382947849次了。
果然,奇迹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
诺伊尔知道自己是走的出这个循环的,只要他向前再走那么一点点——
但是,他最后还是心甘情愿的继续掉落进了时空的循环中。
我若是逃出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吧。
所以,这是永远的逃不出地方,也是不愿逃出的,不断反复的死循环。

摸了一张小柯,衣服是根据招财三毛猫事件里的衣服改的。
听说零执大陆过审了,如果国配求是业火的配置,当然原版更好我想听南姐的卖萌音。
想看柯导和透子日常互坑但是危急时刻又默契的要命,不过话说你们这群大人究竟是怎样的恶趣味为什么初登场时都要把小柯吓的不要不要的?特别是透子,你是唯一一个成为同伴后还要吓小柯的人,要是被人知道堂堂公安头子日常惊吓七岁幼童该怎么办【bushi】

求求好心人帮帮忙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