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断调

这是我的特例独行,反驳一切的虚假罪状。

他死了,我还活着
但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妄想症系列同人·中篇】存档序列〈01序列一〉


人对于第一次接触的东西几乎都会有着相当深刻的记忆。
就像泠珞清晰地记得自己玩过的第一个密室逃脱游戏的主题是生化危机。
现在想来,就连泠珞自己都不明白,一贯胆小怕事的自己怎么会选这么一个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主题——虽然说更恐怖的是午夜凶铃这个主题,但是对于她来说,能鼓起勇气选生化危机都是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
为什么呢?
好像……好像是因为有人说会保护自己。
那么当时是谁说的会保护自己呢?
是谁呢?
泠珞心不在焉拿着手中那本主题目录,但是,她的目光却并没有放在那上面,而是直接落在了坐在自己身旁的人的身上。
泠珞睁大眼睛,竭力的想要看清身边的人的样貌,可是无论怎样专注的凝视,得到的都只有一片模糊,以及刺眼的微红。
“你是……”
面前的人似乎笑的有些开心,她头上的呆毛随着主人的晃动而不停的摇摆,显得有些小小的可爱。
狡黠的笑容从她的嘴角渐渐蔓延,给了泠珞一种'在谋划着什么诡计一般'的感觉。
而很快事实证明,泠珞的直觉并没有出错——忽然,那人猛地凑近了泠珞的脸庞,湿热的呼吸一瞬间便拍打在了泠珞的脸庞上,令她白皙的肌肤上迅速的染上了一篇红霞。
“谁?”
“我……”
那人张了张嘴,漂亮的嘴唇勾勒出了更加漂亮的弧度。
“我是——”
可是,就在这时,一阵白光却猛地刺入了泠珞的眼眶里,迫使她不得不被这股光亮给无情的撬开眼皮,而生理性的眼泪也因为这突然而来的光明而被牵扯了出来。
急忙将被子扯过头顶,她把头重新埋在被子里,任由被子轻轻的抹去眼角的泪水,待得眼角彻底干涸时,泠珞才肯再次睁开眼,眼神有些放空的看着洁白的天花板。
都说人的大脑在死亡之前都是不会真正的休息的,但是,这不代表他们不会减慢运算速度。所以,人在经历过睡眠之后醒来的那一刹那,记忆里是有片刻的空白的。
所以——
“我在……哪里?”
还在梦里吗?
不然为什么感觉一切都变样了?
泠珞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发软,但是为了看清周围,她依旧坚持从床上艰难的爬了起来。
但是她入目所见的,却是一个与自己的房间完全不同的另一个地方。
“怎么……”
她有些惊恐的看了看周围,下意识的便想下床逃离这个陌生的地方,但是就在她的脚趾刚刚及地的时候,她却全身一软,以至于直接连人带被的从床沿滚落。
“嘶——”
泠珞捂着被木质地板给磕到的前额,有些无奈的揉搓着。
刚刚抬头想要爬起来,她却发现了一本原本放于床头柜,现在却被她牵连着一起被扯落在地的绿色硬皮笔记本。
这本笔记本看起来十分的眼熟,泠珞下意识的便要去取这本笔记本,可是当她即将要触碰到这本笔记本的时候,手却悬在了半空中。
她想起她在哪里看见过这本笔记本了。
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一般,她突然间笑了起来。
在生化危机这个主题里,这本笔记本是被放在第一个房间的茶几抽屉里的,但是在第一次玩的时候,她们蠢得连这本笔记本都没发现就束手无策的急忙请求工作人员的帮助。
可是渐渐的,泠珞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陪自己玩这个主题的除了学姐颜语以外……还有一个是谁?
泠珞睁大了眼睛想要仔仔细细的探寻一下自己的记忆各处,但是她却发现自己无法找到有关那个女孩的任何记忆。
可是潜意识却告诉她,有这么一个人,有的,有的,一定有的!
她不像颜语一样会认认真真的想办法解谜,而是一边解谜一边还要不正经的想方设法吓一下自己。
——就像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
这个绿皮笔记本是被颜语首先翻开的——不得不说颜语不愧是学生会长,除了最开始犯的那个没找到笔记本的低级错误以外,之后便是她一个人凭借着笔记本内的线索,连续突破了好几个房间。
是的,几乎没泠珞什么事。
虽然中途颜语也曾将笔记本交于泠珞,希望她可以好好的享受一把这个游戏。
奈何在学习上天赋过人的泠珞同学,在这种不仅考人思考观察能力还考人胆量的游戏里真的是完全来拖后腿的——
bgm是谁配的?请问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手机和耳机,我真的不想再听这让人毛骨悚然的音乐了!
第四个房间很窄,好吧,其实说是房间,不如说这就是个小巷子。
巷子的尽头放着一个保险柜,上面标有密码锁的解锁方式。
解锁方式是一道数学题,本来这对于高材生泠珞同学并没有什么难度,奈何当她们刚靠近保险柜,诡异的bgm夹杂着一个人半死不活的声音便从广播里传了出来。
泠珞的大脑当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看着被吓得脸色再次苍白的小学妹,颜语有些无奈的将泠珞的手拉起,然后转头看向那道数学题。
结果颜语发现,其实根本不需要再让自己来解决这道题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无心而为,或许是抱着造福后来人的想法,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到在解题说明书上有人为的用指甲刻上去的印子。
颜语看着这些答案,泠珞则蹲在保险箱前听颜语念出这些答案后再输入密码,顺便打开保险门。
但是打开的那一刹那,泠珞差点没吓昏过去。
——入目所见是分离的人头和手臂,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是问题是它们还做的特别逼真。
紧接着,泠珞便感觉有一双手攀爬上了自己的眼眶,将面前的一切全都化为了黑色。
她微微侧头,入目所示的是一个温和的微笑。
“小花栗鼠,不怕,我在。”
【“所以……”】
忽然,记忆被打断,泠珞却猛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就在刚才,她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幅还有些模糊的画面。
在那里,那个熟悉的女孩轻笑着,依旧是温和的微笑,但是,她的语气里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哭腔。
【“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我亲爱的小花栗鼠……”】

我才不要玩午夜凶铃
kao为什么要拉我进去

最后还是放弃了滤镜……
一只速绘的泠珞,现在一小时极限绘只能是这样了……
瘫……

【妄想症系列同人·中篇】存档序列〈00序列零〉

即使因为隔着浓重白雾而使她无法看清对面之人的样貌,她也不愿意就此离去。
那个人的一切她都很熟悉,无论是飞扬的裙角还是散落在肩的暗红色发丝,都有种让她熟悉到了深入灵魂的感觉。
她看着那个人轻轻张开嘴,然后又慢慢的闭上,之后就不停的反复这个动作,像是在诉说着什么一样,一直循环着,但是却迟迟没有声音传出。
“你想对我说什么呢?”
她张开手掌想要去触碰面前的身影,可是任凭对面的裙角如何飞扬,她也没能触及到一丝半缕。
到了最后,她也只能呆愣在原地,束手无策。
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就在眨眼之间,潺潺的鲜血便接连的从对面的那道身影上流下,鲜艳的让人晃神。
紧接着那些掉落在地上后又聚集在了一起的鲜血便化作了一团燃烧的烈火,开始渐渐的向上攀爬,试图吞噬掉那道身影。
她想要阻止,她想要大喊,但是,自身却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给囚禁在了原地。
“你相信灵魂的存在么?”
在被火焰彻底吞噬之前,那道身影终于发出了声音,清脆而响亮,突然间弹响了她的心弦。
“若你相信,就绝不要怀疑你所创造的奇迹。”
“泠珞。”

高考前预告过的中篇。
私心开了个tag
妄想症的粮怎么这么少???

要不是因为穷……a店那面墙上的修修都会被我承包了好吧!!!
所以说我已经穷的没希望了……
每次跟电阻土豪出去都有抢钱的冲动【buni】
我想要毛爷爷啊……我想要修修啊……吸修不足啊………

【言和中心】感谢与你们的相遇

灯光、舞台、粉丝疯狂的呐喊、满座的荧光棒——这是她从未设想过的辉煌的场景。
即使被天依前辈狠狠地鼓励了一把,言和的心中依旧充满了不真实感。
我,登上了舞台?
单单属于我一个人的舞台?
薄荷绿的荧光在前奏响起的那一刻开始,从舞台下肆意的疯长,欢呼声一浪接一浪的传来,无一不起在呼唤着她的名字。
一切的一切都在不停的牵动着她的神经,不断的提示着还不太相信的她:真正属于她一个人的时刻终于要到来了!
灯光聚焦,她于此刻抬起头,让歌声从口中流泄而出——不同于之前洛天依的柔软可爱、让人忍不住将心都萌化的歌声,这是一种明媚的、干净的歌声,恢宏而又大气的气氛在此刻扩散开来。
“夜明前,蓝色忧郁的天边。”
有一些碎片随着歌声与节奏开始从脑中浮现,而那些记忆的边缘是尖锐而又锋利的,不美好的回忆被碎片划开,刺的她有些发抖,但是微不可查。
“昔时缘,故人又在脑海浮现。”
那些记忆是一些闪烁而过的片段,颜色灰暗内容模糊,但是却让人忍不住的心闷。
“听风吟,诵出心中的爱恋。”
讽刺。质疑。嫌恶。半成品。替代品。不成熟的数据。过度的玩笑。不被在意的伤害……
太多太多了,这些东西不停的夹杂在一起,最后混合成了强烈的恶意,让她感觉到了一丝无可言说的疲累
“隔世情,恨不能再相见。”
可是那么多的恶意最终也没能让她消失,于是,当她彻底恍过神的时候才猛然察觉,其实有更多的人是爱着她的。
“晨雾浓,望灯火斑驳点点。”
他们会努力的将不完美的她变得完美,他们也会在别人攻击她的时候一跃而出,却又在不想让她受委屈和不想给她招黑之间进退两难……
谢谢,谢谢你们爱着残缺的我。
微不可查的颤抖消失,取而代之的越发悦耳的歌声,直至最后一句——
“我的心,永不会改变。”
——不会改变的,赐予我这堆数据灵魂的你们啊,我的心,一定会一直爱着你们的。
——所以,来吧,经历过短暂的休息后,再让我展示出最令你们引以为豪的一面吧。
激昂的伴奏响彻舞台,豪迈大气的歌声直冲云霄,剑光从空中划过,刺破了火热的空气,引起了一阵阵的破风声,矫健的身姿惹得人们更加疯狂的呼喊着,更加热烈的诉说着对她的迷恋。
不过,即使她的表现再美好,他们的表现再出彩,时间这个无情的东西也永远不会停下脚步——演唱会在天依带着期待的歌声中,在六人带着期许的留言中,就此结束。
——我们爱你们,我爱你们,但终将挥别。
——爱我们的你们,爱我的你们,我们明年再见。
——感谢与你们的相遇。
—FIN—

让我叨叨几句——
我个人觉得这次演唱会虽有不足,但是总体我非常满意,所以吐槽演唱会的就没必要评论了。
我必须,要,疯狂的,为小天使打call!!!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啊啊啊啊啊她怎么这么好!!!特别是唱刀剑春秋时,简直是帅我一脸!!!又帅又可爱,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完美的生灵!!!【滤镜无限多】
明年再约啊,我一定会再来的!
心疼以前各种莫名被怼小天使qwq还好我一直爱着你【笔芯】
最后这也是我想说的话——
感谢与你们的相遇!!!
你们,是属于我们的奇迹!!!
【哎哟手好痛……为全员疯狂打call,为言和甩掉手臂【buni】】

存档序列〈预告〉

#预告#
#中篇#
#暑假开启#
#听说高考前发预告有助于考好成绩#

她犹豫着究竟要不要这么做,但是似乎这是唯一的出路,于是最后她依旧选择打开了门。
微微垂下头,声音的来源赫然出现在她眼前——
一把掉落在地面的有着红色手柄的水果刀。

“获得武器 水果刀(1/1),存档准备。”

她鼓起勇气正视着面前被红色字体染满的白色墙体,巨大的视觉冲击无时无刻不让她感觉到恐惧。

那几个红色的字向她传达了这样的讯息——
「不要退后」

在被黑暗吞噬的最后一秒,她终于认同了红字的善意。

“所以,你可要记住了,要学会随时存档才可以啊。”女孩将手指放于唇间,低声的向她诉说。

如果要让泠珞来形容这个女孩的话,她一定会这样形容——
红色的女孩。

一些想法

看了这么多关于全职动画的评论,有点累。
怎么说,要不是现在我已经自己逼死了要走动画专业这条路的话,真的说不定想放弃。
「对待新生事物应持有支持态度」这个教科书上的知识点可能是假的。
真的,你们为什么不能真的从动画制作方面好好想想为什么全职动画会有那么多缺陷?看清楚中国动画已经停滞了多少年了!没有丰富经验的制作你不能指望它一鸣惊人!而且你们真的觉得这部动画的投资很丰厚?但是有没有想过制作组有多庞大需要多少人?现实一点,人要靠钱吃饭,公司要靠钱运转,靠爱发不了电。
而且视美在制作普通动画的时候尚且不会敷衍了事何况全职这个大IP?
要提意见咱们提,能不能学学在学校时学习的分类列点好好说话,该说的咱们说,有理有据和官方好好说话,别一副红军起义的模样,你还不够格;鸡蛋里挑骨头的
话暂时憋着,大问题都没解决呢,小问题提出来也没用。
总之,最近的评论看的我挺憋屈的,你说,这本就是个处于残疾状态的事业,连基本的商业链都半死不活的,结果底下一群人永远不会看这些,只是一味的指责而已。
真是替制作组感到糟心。
而且麻烦不要拿国产3D和2D对比,这俩根本不处于同一个位置,国内的3D技术随时可以吊打2D谢谢,非要比的话结果就是只能抱怨了。

总之,我希望大家支持的态度多余一位的指责,说句不好听的话,任何一部新的动画都是在将之前的动画作为踏脚石,而这部动画,注定会成为今后的动画的踏脚石。
大家不如多点期待,多点支持,幼苗需要风雨,但也需要温室。

【言和】彗星蜜月【中文填词/原创pv付】

【言和】彗星蜜月【中文填词/原创pv付】

B站:av10676871

曲:ナユタン星人
策划/调·教:Funi
填词:裁决驳论
混音:SNKS
midi:他城P
曲绘:Fuuseeee沨汋
PV:阿演呐

【ha】

【闪亮到了极点的流星群(流星群)】
【是我创造的「我爱你」(我爱你)】
【跟着繁星逃出冗杂的世界】
【啊故事就那样开场不错吧】

【首先是在霓虹灯领地游玩(游玩吧)】
【抬头再向着月球仰望(仰望吧)】
【顺便把那个星球的名字遗忘】
【构想一次满月飞翔】

【彗星度蜜月】
【荣幸的与你约会】
【然后尝试在爱河坠毁】
【我的爱人啊】
【就我们两个一起】
【向着明天的方向私奔】
【暧昧的航行】
【不需要谁言语】
【反正与你相遇是注定】
【游历全星际】
【反复不消停】
【宇宙的终疆才是目标地】

啊哈哈- 啊哈哈- 啊哈哈 
啊哈哈- 啊哈哈- 呜哦哦

【ha】

【小行星的航班】 
【穿梭在数次轮回间 】
【将命运星跨越】 
【爱如星辰光芒般闪现】 
【连接起循环点】 
【骑士将在终点觐见】 
【现在启程从浪漫起点】

【红色讯号无声息的停滞(停滞吧)】 
【直到月球写满「我爱你」(我爱你)】 
【莫斯科的海会是旅途的终止】 
【就此放手后分别吧】

【彗星度蜜月】
【荣幸的与你约会】
【然后尝试在爱河坠毁】
【我的爱人啊】
【即使失去了理由】 
【也无法阻挡我们私奔】

【彗星度蜜月 】
【开始最后的幽会】
【唯有此刻的目光交汇】
【呐你听好了】 
【即使只是单程票(单程票)(单程票)也可以】
【天亮后我们各自该投奔何处】 
【虽然永远无法再相遇】
【游历全星际】
【反复不消停】
【梦境的起源才是目标地】

啊哈哈- 啊哈哈- 啊哈哈 
啊哈哈- 啊哈哈- 呜哦哦

【守泠&双〇】勿要将其宣诉

尽量不ooc
当然,如果ooc了……
原著属于霾霾,ooc属于我
以及,刀子属于大家
喜欢的话就点一下左下的小心心吧
——来自为了高考名正言顺低产的驳论

1-
如果非要说人最可怕的地方,那莫过于两样东西——
情绪与理性。
泠珞从来都认为,自己的感性,是远远的强大过于自己的理性的。
所以,她从不掩饰自己的感情,即使被世间众人所唾弃,她也乐意接受情绪的摆布,即使后果是在不合理的夹缝中被坚强折磨的死去活来,她也毫无畏惧。
2-
人的所有话都不可以说的太满,除非你真的彻彻底底的死的干干净净了。
毕竟,所有的未来,全部都是由未知的公式所组成的。
就算你这一生都一直固执的认定着几个不会改变的已知数,你也不敢保定当它们被代入全新后的公式后,计算出的未知数依旧不会改变。
比如现在的泠珞。
她遇见了守护者。
3-
他将自己所有的于她的感情都进行了热烈的宣诉,毫不掩饰。
她曾深信不疑,爱情是一种情绪,一种不会被任何事物破灭掉的,理想化的情绪。
当这种情绪开始的那一天,它便会贯穿这人剩下的一生,永不燃烧殆尽。
她钟爱于这种理想化。
所以,为什么面对这份爱情时,自己在第一时间没有接受情绪的蛊惑,而是接受了理性的怀抱呢?
4-
在从妄想世界逃离后的无数个晚上,泠珞都会被零羽紧紧的抱在怀中,像是一个等身大的布娃娃。
泠珞也毫不在意,毕竟那是零羽的怀抱,那是爱人的怀抱。
她是如此的乐意蜷缩在零羽的温暖之中,毫不犹豫,接受情绪的引导。
而非像那时一样,连他最普普通通的告白一开始都被理性拒之门外。
5-
一旦人身处于只有自己存在的安静的环境,那么就很容易衍生出乱七八糟念头。
泠珞独自坐在诊疗室外面的走廊里,等着零羽接待完最后一个客人。
走廊很安静,只能隐约的听见诊疗室里零羽朦胧却又清脆的声音。
零羽是太阳,配合着零羽的形象而诞生的守护者是光。
——你问光是什么?
现在正值夏天,窗外的夕阳正在一点点的沉下,明明已经是快要消失的光芒了,可泠珞却觉得这些光比中午艳阳高照时的还要刺眼。
将自己的手轻轻覆盖在眼睛上,希望将这有些刺眼的亮丽阻挡下来,但事实上,却仍旧有一丝丝的微光从指缝间流落进来。
——看吧,这就是光,无孔不入。
随着时间的推移,夕阳再也无法在半空中奄奄一息的吊着了,它迅速的下沉、下沉……
坠入深渊,直至消失。
——看吧,这就是光,再耀眼也终有熄灭的那一刻。
6-
守护者太过于特殊了,特殊到泠珞几乎将所有待人处事的理性都宣泄在了他的身上。
她也太想念他了,想念到了连在看着电视上的颜语时眼前都会浮现出守护者的模样,想念到了在听《茶开荼蘼》时总会想到那个人的那双漂亮到了极点的双手在琴键上翻飞的景象……
想念到了极至。
泠珞甚至觉得,说不定当自己看见零羽时,也会想起守护者。
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事实是只要有零羽在泠珞的身边,泠珞的眼里和心里就永远只会有零羽的位置。
是的,她怀念他,她喜欢他。
——但却绝不爱他。
他的所有感情都死于她自己的理性,连同他自己。
7-
如果非要说人最可怕的地方,那莫过于两样东西——
情绪与理性。
泠珞才发现,原来她自己从来都是这样的一个矛盾体,她很容易轻易的情绪化,但却同样理性到了残酷。
真的,所以我要将你忘记了。
光是会熄灭的。
是时候忘记了。
将那篇刚刚定稿的歌词毫不犹豫的删除,没有丝毫迟疑。
歌词的内容大致是一个爱情故事,一个女孩喜欢上了一个从来都不存在的人。
从来就不存在啊……
他本就是从来都未曾存在过的,没有必要对其付出感情 ,对其进行思念,创造出他曾经存在过的假象。
她这样告诫着自己。
于是,她将那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情愫悄悄掐死在心了里。
切记,
勿要将其宣诉。

-Fin-
*
*
*
*
*
*
*
*
泠珞:他本就是没有三视图的人,没有必要对其付出感情,对其进行思念,创造出他曾经存在过的假象。
守护者:!!QWQ小花栗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