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谈阔论

cn:驳论‖不定时给lof扫灰
p5坑底,vc、柯南老粉
除去有官配作品现主食cp为花心

我开心旋转跳跃!!!!!
我今晚肝它个1000+!

风篁影渡✨:

是晚自习摸鱼的两相欢的片段♪
@高谈阔论

【叶沈/花心】两相欢(贰)

前文: (序篇) 、 (壹)

建议与搭配使用更佳

再次爆字数

警告:ooc预警、原创(无姓名稻香村民)增加、时间线魔改、刀子预备

本章加下章庄花只存在于对话和旁白
 

     1- 

         叶英的悬赏令刚一出就在大唐的江湖上炸起了一阵巨大的水花,当然,这次不是因为叶英那惊为天人的颜值了,而是因为他悬赏的人—— 

  天字榜榜首沈剑心。

  堂堂侠义至尊竟然被藏剑山庄大庄主悬赏了! 

  这个题目听起来就好像多年前的推栏头条一样,足够让人臆想着去胡乱编造一段无稽之谈了。 

  然而真正的现实却是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古怪谈资在人群间兴风作浪。如果非要说其中的原因的话其实也并不复杂——因为在藏剑山庄发出悬赏令之前,沈剑心双目失明的消息不知为何就已经不胫而走了,而与此同时,叶英复明的消息也从藏剑山庄中迅速的传了出来。 

  这两件事如果说是意外相撞未免太过于的偶然了,加之听闻有藏剑弟子说起,大庄主的眸子好像与失明前有了些许不同,那双如同玉石的眼眸在再复明之际竟然变为了点点蓝星闪烁的黑眸。

  此消息一出,就有不嫌事大的人开始胡乱传闻起来,什么藏剑山庄大庄主利用旧交让沈剑心为自己换了双眼等等,可是这些传言还没传半天就被沈剑心的一句‘与叶大庄主无关’给堵回去了,加上藏剑山庄的君子风骨深入人心,自然让传言全都自然而然的不攻自破。 

  所以叶英这边暂时是没什么事,可是沈剑心这边却明显的不太好了——他的那些仇人们就犹如饿狼一般,一窝蜂的想找到这位昔日意气风发的大侠,然后利用他目盲的缺陷打败他、折磨他,以报自己以前的血仇。 

  至于说起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沈剑心的侠义心太重,他是堂堂的侠义至尊,受尽天下或是弱小或是正气之人的爱戴,但于此同时也会被歹人嫉恨怨咒,巴不得将他挫骨扬灰以解心中之仇。 

  所以在沈剑心刚出藏剑山庄的那段时间,追杀沈剑心的人是一波接着一波,搞得他几乎每次都是全身血淋淋的从重重的围杀里跑出来的,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叶英的悬赏令出现后才相对的有所缓解了起来。 

  至于叶英的悬赏令,如果将文绉绉的那些文字大致简化后所呈现的意思就是:若有侠士能够将沈剑心带回藏剑山庄,藏剑山庄必有重谢,但是切记不可伤害沈剑心,否则便是与叶英本人为敌。 

  说白了就是说能要是谁能把沈剑心无伤的带回藏剑山庄,藏剑山庄有的是钱谢你,但是如果伤到了沈剑心,那么你就是在和叶英为敌。 

  虽然这封悬赏令的确没谈及藏剑山庄一分一毫,叶英本人也的确不想因为这种私人之事而借用山庄的名义,但是和叶英为敌难道不就是和藏剑山庄为敌吗?有点脑子的都知道叶英可是藏剑山庄的大宝贝,叶英选择和谁为敌,整个藏剑上下绝对二话不说向这人拔剑。 

  所以,如果说和沈剑心为敌还不是可怕的——毕竟沈剑心虽然厉害是厉害,但是却是实打实的孤家寡人,这虽然避免了被拖后腿,但是同样也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可是藏剑山庄可不一样,没人愿意没由来的招来一个强大势力的记恨。 

  但是也有人并不管这些,他们纯粹就只是想折磨沈剑心而已,所以为了防止叶英的悬赏令阻碍到自己,从某种程度上这些家伙攻击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了。 

  不过沈剑心现在可顾不上想这些,毕竟现在他满脑子里都只装着有‘好想干掉李复’这一个念头。 

  “李复这个混蛋!”沈剑心再次从一堆追杀他的人的尸体下爬了出来,他现在的状况其实算不上太好,从长安城出来后没多久就遇见了这队伏击,而且每次攻击都是防不胜防。 

  本来最近他在长安城好好的过一阵子的:时不时的一次行侠仗义,加上夜护这片暖灯闪烁之地。再说了,想来那些人再猖狂,在长安城里也会收敛一点……可是谁知道就在昨天,沈剑心却意外得知了李复这个混蛋竟然已经将自己的位置告知给了藏剑山庄——这件事可不小,告知给了藏剑山庄就代表会有一堆在外游历的藏剑弟子会蜂拥而来,而藏剑山庄不知为何最近和纯阳宫的关系很好,所以同样代表着还会有一堆纯阳弟子会围过来。 

  如果说沈剑心还能勉强的狠下心来打伤其他门派的弟子,那么藏剑和纯阳弟子除非是作恶多端之人,否则他就真的舍不得了。所以每次遇到这种藏剑和纯阳弟子的围攻,到了最后永远只会沈剑心狼狈的用轻功赶快逃离重围。 

  而更令他心悸的是,听说李忘生这个掉进钱眼的老头子因为沈剑心不理会他的召回而准备亲自下华山召回他。 

  说的好听,沈剑心冷哼了一声。 

  召回?

  恐怕召回了后的第二天自己就会被打包送往藏剑山庄。 

  所以自己绝对不能被那个老头子发现,要是真的被这老头儿抓住了,沈剑心也没有办法做什么,总不可能做出什么欺师灭祖的事儿吧?所以这就代表,一旦被李忘生捕捉到,自己就得去面对叶英本人了。 

  叶英。

  沈剑心默念着这个让他有些失神的名字。

  对不起,我不想被你找到。 

  “混蛋!” 

  强行让关于叶英的思绪从自己脑中消散,沈剑心再次泄愤般的大骂了一声李复,然后便跌跌撞撞的向远处走去了。 

 
 

  2- 

  沈剑心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就和李忘生打了个照面。 

  这次的追杀者质量不行,沈剑心三下五除二就干掉了大半,其余的则是伤的伤跑得跑,不到一个呼吸间,沈剑心的身边根本就没活人存在了。 

  沈剑心有些疲乏的扶着墙壁,连夜的几场大战实在是让他有些吃不消了——他武功再高身体再好也是一个实打实的人类,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叫嚣着需要充足休息。 

  可是现在他现在又怎么敢休息。 

  就在沈剑心正准备趁着现在四下无人之际调息一下时,一阵强大的气息却忽然靠近,本就处于惊弓之鸟状态的他当然是立刻就拔出了身后的天道之剑,然后毫不犹豫的向那股气息刺去,但是就在他即将刺中之时,那股气息却唤起了他熟悉的记忆——纯阳宫的皑皑白雪一瞬间落入他的脑中——意识到这是纯阳宫的人,沈剑心赶忙撤去了自己的那一刺。 

  “你……” 

  当沈剑心看清面前之人时,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他本来挺自信自己绝对已经将行踪隐藏的很好了——除了那堆整天一个劲儿的追着自己跑的家伙们以外,但是没想到,李忘生竟然还是找上门儿来了。 

  “我说掌门,你不要突然窜出来啊,我很可能会反应不过来给你一剑啊。”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的沈剑心有些后怕的收回天道之剑,自己刚刚可差点就成了欺师灭祖之人了。 

  李忘生没有像以前一样老不正经的和沈剑心说什么,反而是沉默的看着身前那和以前已经大不相同的人。 

  沈剑心虽然很多地方都没变,但是他却感觉到了一种心酸——在经历了这么多却还初心未改,或许这才是最大的变化。 

  看着沉默的李忘生,沈剑心叹了口气,直言道:“掌门,你是不是也和前几天的那些小家伙一样是想把我带去藏剑山庄?” 

  李忘生也不做多的掩饰,直接点了点头。 

  沈剑心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叶英发悬赏令的事他也有所耳闻,当然是知道自己现在在所有人的眼中就是个移动金库,向来抠上天的纯阳宫掌门不心动才怪。 

  但是沈剑心并不是一个非常尊师的人,所以他转身一个纵云梯跳到了身后的树上,然后有些居高临下的对地面上的李忘生道:“我虽然不打自家人,但是我还跑不过自家人吗?” 

  “沈剑心,你明白你现在值多少钱吗?”李忘生忽然问道。 

  “不知。”沈剑心老实回答道。 

  听着李忘生声音渐渐出现的奇怪笑意,沈剑心的心中一阵发毛,他听见李忘生接着缓缓道:“在别人眼中,你价值一千两黄金加一把绝世神兵……” 

  沈剑心愣了愣,心中不知为何忽然涌上一股酸涩。 

  叶英。 

  为了找我,这真的值得么? 

  “但是在我眼中你的价值堪比整个藏剑山庄,”李忘生语出惊人道,“毕竟很快就是一家人了。” 

  刚刚还被李忘生的‘价值整个藏剑山庄’给感动到的沈剑心却在下一句话中明显察觉到了某些不对劲。 

  什么叫一家人? 

  反正在李忘生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沈剑心的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身体便已经开启了逍遥游,转眼间就将李忘生给抛弃到了没影的地步。 

  为什么,有种要被卖了的感觉? 

  3- 

  沈剑心的仇人不少,但是由于沈剑心的凶名的确唬人,特别是最近,原本想要仇杀他的人反而一个接着一个的被他干掉,所以渐渐的,来围杀他的人也变少了。 

  但是和沈剑心结仇的不只是个人,甚至有的时候是整个势力都在和他结仇。 

  而其中,最明显的例子便是红衣教—— 

  “沈剑心,你纵然武功绝代,但是也决不可能保得住所有的至亲之人——”在即将被沈剑心的攻击伤到前,阿萨辛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阿萨辛,你什么意思?!”被最近红衣教胡搅蛮缠到心烦的沈剑心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心悸。 

  阿萨辛也不多说,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目盲的沈剑心,在即将消失前,他终于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 

  “稻香村。” 

  劲风瞬间扯开了这三个字,沈剑心甚至只能听见几个被折断的发音,但是他敢肯定自己没有听错,因为那可是他每次被围攻到半死不活时在口中念及过无数次的故乡—— 

  沈剑心感受着阿萨辛消失的方向,他的身体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暴怒,正微微颤抖着。 

  下一刻,剑意暴起,伤尽枫叶林。 

  稻香村。 

  那是养育沈剑心的故土,当他十五岁第一次睁开眼时,看见的便是民风淳朴的稻香村。 

  那时刚醒来的他大脑一片空白,更没有一点关于曾经的记忆存在,就像是一个除了常识和名字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儿一般,幸亏被附近好心的老人家——也是他现在最亲的人给带回了家,不然多半早就不知道身亡于何处了。 

  对啊,自己怎么忘了,阿萨辛早就将自己的一切都查清了,虽然自己对外说自己是孤家寡人,可是说到底自己还是有故土的。 

  生怕红衣教真的会对稻香村做什么,沈剑心二话不说直接连夜奔波回了稻香村——不过还好当他赶回稻香村时,这里依旧是一片安宁祥和之姿,并没有想象中的烽烟四起。 

  但是终于站在了村口的沈剑心却没由来的有些近乡情怯了。 

  “奶奶,等以后,我给你买个更好的。” 

  他忽然想起了十年前,就在他离开稻香村之前,自己交给那位收养自己的老人家的那枚簪子。 

  那只是一枚杂玉簪子,却被老人家整日珍藏着,宛如看着绝世珍宝。 

  说沈剑心不心酸是不可能的,老人家待他如同亲生孩子,自己却整天一副碌碌无为的模样,实在是令人有些糟心。

  所以他出来闯荡,出来行侠仗义,或许除了心中的那一股热血之外,便是因为真的不想如此的碌碌无为,辜负了老人家当年的善意。 

  就在沈剑心还沉迷于自我反省之时,一个苍老却又熟悉的声音却从他的身后猛地传入他的耳中—— 

  “是剑心吗?” 
 
  就像一个定身咒一般,沈剑心的身体瞬间就僵住了。 

  如此熟悉的,慈祥的声音—— 

  “奶奶——” 

  沈剑心的声音有些干涩,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老人接下来可能有的质询,更不知道怎么让现在已经双目失明的自己面对老人,于是干脆不转身,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奶奶都知道了……” 

  看着沈剑心极力将自己的头垂的低低的,老人只得无奈的说着,到了最后,沈剑心也只能僵硬的转过身去面对着老人。 

  “你的眼睛——” 

  干枯而温暖的手轻轻地抚上了沈剑心的那条掩饰住了双眼的布条,像是怕伤着了一般,甚至都没敢让手指靠近。 

  “对不起……”

  直到良久之后,沈剑心才吐出这么几个字。

  对不起,在外闯荡了这么几年却没回来看过你…… 

  对不起,我就这样把自己弄的这么糟糕就回来了…… 

  对不起…… 

  话到口中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直到巨大的沉默拂过之后,老人才缓缓开口: 

  “孩子,不用说什么,我什么都知道了。” 

  沈剑心虽然早已经估计到了,但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一僵。 

  果然—— 

  “心心啊,你的那位朋友如此珍重你,想必早已是将你放在心头,决计不会害你。” 

  “我知道。”

  沈剑心明白老人家在说什么,于是自己也不由自主的唤出了那个名字—— 

  “叶英……” 

  藏剑的故人,与自己有着君子之交的故人,想必现在正震怒于自己的所作所为。 

  “奶奶,我是不是做错事了?”沈剑心有些颤抖的说着,这么多天的迷茫终于爆发而出,他忽然觉得有些惊惧了起来。 

  “好了,”没让沈剑心再更多,那双干枯的手便已经拉住了沈剑心的手,“想必你这傻孩子最近也奔波的太久了,这段时日就住下来好好陪陪奶奶,好不好?” 

  老人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但是沈剑心感觉到老人家正紧紧的拉着他的手,然后一步步的向稻香村中走去。 

  走在这熟悉的乡间小路,即使沈剑心已经目不能视,也不妨碍他如同正常人一般行走——不用去感知,就好像这里的一切事物都在拉着他一般,让他平平稳稳的走在其上。 

  离开了这么多年,方才知最不能忘的是故乡,最忘不掉的也是这里。 

  故乡的暖风一如昨天,欢声笑语从未改变,偏居一隅的小村庄似乎从未变过,一直等待着故人的归来。 

  “好。” 

  对于沈剑心来说,能让他留恋的地方就叫故乡,而能他留恋的地方也不多—— 

  一名纯阳宫,一名稻香村,一名……

  不知为何,沈剑心的脑中忽然浮现出了西子湖畔的美景,他有些迷茫的愣了愣神,不知明白自己为何会想起那西子湖畔来。 

     “心心,你真的不想去见你的那位友人吗?” 

  不想! 

  不想。 
 
  不想…… 

  “我——想见他……” 

  或许是故乡的风与气息太过于的温暖,温暖的让一直走在寒锋刀尖上的沈剑心毫不犹豫的卸下了心中的防备,也或许是询问的人太让他觉得可以依靠,于是他完全是凭借着潜意识回答着,丝毫没有过多的弯弯绕绕道。 

  “那就去吧……奶奶和你一起去。”沈剑心感觉走在身前的老人忽然颤巍巍的再次紧握住了他的手,就好像他是个会走丢的小孩一般,让人完全省不下心。 

  或许这么说也没错,自己在外走丢了十年之久,而如今是终于回到了故土,回到了一切的初始之地。 

  沈剑心抬头望了望天空,虽然他看不见,却料定此时必定是一片阳光明媚,虽然会有一些落雪覆盖在地面上,但是更多的暖意终于还是攻破了他心中的坚冰,令他瞬间溃不成军。 

  但是沈剑心却并不觉得惶恐,反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温暖缠绕着他,让他无法自拔。 

  “好,”沈剑心这次没有反驳,他微微的回过神来,道,“那再过几月,等到扬州春暖,我们便去藏剑。”

  去藏剑拜会我的故人,希望他不要怪罪于我的擅自行动。 

  稻香冬雪落,但却暖意一片,结不成冰也化不了雪,一般都是等着春风来,再自然的扫开门前雪。 

  ——只是此时沈剑心没有料到,应该说是谁都没有料到。 

  稻香村的雪原来真的的会化的那么快。

 

朋友们,准备好吃刀了吗?
以及厚脸皮求评论

 

【叶沈/花心】两相欢(壹)

前文:(序篇)

后文:(贰)

建议与食用更佳

壹 

  1- 

  冬天快来了。 

  毕竟连藏剑山庄的银杏叶都开始变得不再坚韧了,风一过便是刷拉拉的银杏雨,落得地上到处都是晃眼的金灿灿。 

  沈剑心为了做好换眼的准备,已经在藏剑山庄待了将近一周了,若要说起原因——第一,虽说知晓叶英心剑已成,武功必定不低,但是奈何沈剑心本人却怎么都放心不下这已经目盲的叶大庄主,于是堂堂天字榜榜首,二话不说便转头做了他的护卫。 

  如果说第一和人情有关,那么这第二的话则是更为现实的原因——只因为沈剑心本就穷的响叮当,根本不可能自己凑足换眼秘方中所需的药材,所以干脆只得将自己所需要的药材交给叶家人,让他们去购买,幸好叶家财大气粗,也不计较这些药材有多贵重,直接二话不说就买齐了所有的必需品,这让沈剑心不仅再一次感叹起了藏剑山庄的富有。 

  不过虽然在藏剑山庄吃得好喝的好,沈剑心这几天过的却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好——叶家人连着好几天问他为何右眼缠上了布条,在满满的无奈之中,沈剑心也只能尽量打哈哈的混过去,以防暴露自己右眼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与叶家人的上心比起来,叶英却从未问过这个问题,但是沈剑心本人却坚信,这些天叶家人对自己的连翻质问肯定和叶英有关没跑了。 

  君子如风,藏剑西湖。沈剑心自是知晓自己决计不能让任何一个藏剑山庄内的人知晓这件事,一旦自己右眼消失的消息通过他人传到了叶英的耳中,那么聪慧如他必然会明白让自己复明的代价是什么——如果让他明白了,不仅他不会同意,同样有着君子风骨的藏剑众人也不会同意,那么让叶英复明就彻彻底底的沦为了一句空话。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沈剑心转头看着满地的药材并在心中暗暗的发起誓来—— 

  无论如何,换眼之事是决计不能功亏一篑的。 

  心里如此想着,沈剑心有些艰难的伸出手,然后捡起了一株滚落在地上的药材。 

  失去一只眼睛后其实对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在他眼中,世界却产生了一些变化——不仅是整个世界变小了,而且似乎还都产生了一丝偏移—— 

  例如去拿东西时总会抓空,例如有时候走路时总会磕着碰着…… 

  更例如他忽然觉得叶英好像真的好看极了,虽然在很久以前他就听闻过他人赞叹叶英如何的美貌,但是听是一回事,看着是一回事。 

  真正的感受到又是一回事儿。 

  叶英,果真好看的犹如天神下凡一般。 

  是天神就不应该有瑕疵,虽然叶英即使失去双眸也那么好看,但是瑕疵就是瑕疵,本该是亮若润玉的眸子,现在却是黯淡无光。 

  这是错误。 

  这不是应该存在在叶英身上的错误。 

  沈剑心转头看向窗外——风刚刚吹过,灿黄的银杏雨肆意的飘摇。 

  不羁、狂傲却又带着些许的萧瑟。 

  这是冬天要来了么? 

  2- 

  所有换眼所需的药材终于收集完毕了,沈剑心也不耽搁,当即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叶英。 

  “不急。”叶英听闻后并没有多少的大反应,反而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 

  但是这可把沈剑心急坏了,他也顾不了多少了,当即拉住了叶英的袖子叫道:“不行!” 

  也不怪沈剑心的反应这么大,他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个秘方,也好不容易忍痛验证了秘方的可行性,自然是巴不得叶英越快复明越好——最好是在叶英发现这一切之前。 

  沈剑心当然不希冀于凭自己就可以隐瞒叶英一世,但是他希望瞒得了一时——他不是没想过,一旦叶英以后知道了真相后会陷入如何深重的自我责备,但是,他却没办法为了这一点所谓的心灵创伤就放弃让叶英复明的可能。 

  沈剑心生性凉薄,骨子里刻着的便是一份自私,若非稻香村里温暖乡风的多年熏陶加上一股子的侠肝义胆,他早就不知道沦落为何处的恶鬼了。 

  所以一旦碰上这种能让他自己心里好受的事儿,他便管不住生来的刻骨凉薄了—— 

  “你在急什么?” 

  就在沈剑心还被焦急控制着心神之际,叶英清冷的声音却从不远处传来,冷冽冽的询问让沈剑心猛然一个激灵的回过神来。 

  “若不快点,冬天来了,就看不到海棠花了。”不知为何,沈剑心嘴中一滑,这句话便无知觉的溜了出来。 

  “无妨,”叶英轻笑,“反正此时海棠已败,即使看见也没有什么美感,不如待到春天来临,睁眼便是花开。” 

  这下沈剑心彻底被这番说辞憋的说不出话来了。 

  “你这么着急做甚?”虽然看不见,但是叶英却感受到了沈剑心身边的一股急躁感,思忖着沈剑心可能有什么重大的心事,于是在趁着沈剑心沉默之时,他便猛然的向身前人提问道。 

  “我……”被突然提问的沈剑心有些不知所措,他的大脑中一片空白,但却感觉自己的嘴好像失去了控制一般,张口便说道,“我想让你看看我——” 

  还没等沈剑心的嘴说完,他的手已经赶快的捂上了自己的嘴,于是完整的一句话,最后在两声支吾中被泯灭在方寸间。 

  叶英挑了挑眉,虽然面色上似乎并无区别,但是声音中却似乎多了一丝愉悦:“急着让我看看你依旧三到五分的颜值?” 

  听着叶英的反问,沈剑心有些牙痒痒的蹲在了一旁——叶英这人脸虽生的好却偏偏说话带着一股气死人不偿命的味道——像是有些自暴自弃一般的摇了摇头,沈剑心咬牙切齿道:“对啊,叶大庄主,我迫不及待的想让你好好辣眼睛啊!” 

  “好。” 

  这声回答细微飘渺,搞得沈剑心差点就听漏了这一丝的回应,但是因为不低的功力,沈剑心的耳朵并没有听漏这个回答,所以在大脑接受到这个消息后,他先是愣了愣,在反复确认自己的确没听漏后,沈剑心开心的原地蹦了起来。 

  “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 

  “好,”叶英答道,“不悔。” 

  得到了回应,作为行动派,沈剑心干脆当即就上手将药材尽数抱到了叶英面前,然后仔细的看选着面前的药材。 

  安静的氛围在两人间蔓延,但却无论如何都不显得尴尬,感受到沈剑心身旁那沉稳的气息,叶英忽然有些好奇起来,垂眼低看的沈剑心脸上究竟会是何种模样。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沈剑心却是抬起了头——他深深地看了叶英一眼,像是想将面前这人的容貌给深深地刻印在心一般。 

  因为自此以后,再也无缘得见。 

  3- 

  换眼的过程很快,因为药引中有催眠的作用,所以当换眼完成后,叶英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 

  “叶英,很快就会好的,”沈剑心轻声的喃喃着,黑暗中做什么事都不太方便,为了防止打扰到叶英,沈剑心的手有些颤抖的轻轻地替叶英带上了黑色的布条,“等再过一周,你就能和以前一样继续抱剑观花了。” 

  “你呢?”原本一直安静无声的叶英突然发声,他没有问起有关于自己眼睛的问题,反而是迅速的问起了沈剑心的后续打算。 

  “我?”沈剑心被吓了一跳,他没有立即回答,反而是迅速的将手抬离了叶英的脑后。 

  “沈剑心,你要去哪里?”感觉到面前的温暖忽然消失,叶英下意识的一把拉住了沈剑心准备抽离的手腕,原本凭沈剑心的身手,这种速度的拉扯是留不住他的,可是由于刚刚才将双眼尽数交换,一时间无法适应黑暗的沈剑心就因一时疏忽而被叶英留在了原地。 

  沈剑心感受着手腕处的挽留,先是愣了愣,随即展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即使分明这里的谁都看不到。 

  “叶英,不必问了,我今天来找你,除了帮你解决失明的问题外,就是来向你道别的。” 

  “你要去哪里?”叶英坚持着询问道。 

  “这还用说吗,”沈剑心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既然你的双眼即将恢复,我也没必要继续当你的保安了,当然是继续去做我的大侠啦。” 

  叶英微微皱了皱眉,直觉告诉他没这么简单,于是他依旧不死心的继续问道:“沈剑心,你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听见这句近乎是肯定句的话语,沈剑心的背后当即渗出一堆冷汗,但是他的表面上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觉得你即将恢复,我却看不见,有些许遗憾而已。” 

  “叶英。” 

  还没等叶英开口挽留,沈剑心却已经继续说道:“等你能看见以后,仔细的看看这世界的人们吧。” 

  蓦地,叶英感觉自己的手中一松,原来在不经意间,沈剑心已经悄然的摆脱掉了他的挽留,收声后退。 

  叶英还有些不死心的向前一抓,但是他却只感觉一缕冰凉的的发丝掠过他的指间,而沈剑心的话也伴随着这缕发丝掠进了他的耳中,伴着一阵长长的叹息—— 

  “千万别再像以前一样,一直一个人了啊......” 

  指间冰凉的发丝悄然流泻消失,而那句话语也彻底的消散在了空中。 

  “大哥!” 

  叶家人在听见了些许动静后急忙的上了天泽楼,却只看见叶英一人呆呆的坐在原地,而原本应该站立在这里的沈剑心却早已没了踪迹。 

  4- 

  叶英于月底时终于可以解开眼前的布条了——当久违的光明落入他的眼中时,他第一时间竟然是抬眼望了一下藏剑山庄的景色。 

  海棠无香,所以不视便探不得存在与否,所以不知何时,窗外的海棠花已然被埋在雪下,自己却完全不知。 

  叶英起身向门外走去,他微微抬手,一缕白色便落入了他的指尖——此刻,它们从半空中缓缓的飘落而下,将这里全数染白,随无秋叶之凄美,却依旧把此地衬的美不胜收。 

  他微微垂头,旁边的水塘明晃晃的照出了他的那双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眸子——黑色中掺合着某些蓝色——这双眸子在它们上一个主人身上并不像现在一样如同润玉一般,反而更像是点点琉璃。 

  叶英想起当沈剑心问起自己‘想要让另一只眼也复明’时候,自己的确有所心动,但是直觉让他觉得沈剑心会付出更多的东西,于是他便立刻拒绝了这个让自己觉得分外诱人的询问。 

  但是没想到,沈剑心竟然看出了些许端倪,亦或者从一开始,沈剑心就没有准备只给自己换一只眼。 

  “大哥——”叶晖有些担心的看着叶英。 

  自从沈剑心离去后,叶英就一直不太提的起精神,直觉告诉叶晖这肯定和沈剑心有关,但是他也没办法多说什么,以前他还能心安理得的大骂几句厚颜无耻沈剑心,可是现在的沈剑心可是他们叶家的恩人,怎么也不可能再多说什么。 

  “二弟,取纸笔来。” 

  一直看着落雪不说话的叶英忽然开口道。 

  “大哥,你……”叶晖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我要写一份悬赏令。” 

  白色开始坠落在水面,然后悄无声息的化开。 

  ——藏剑山庄下雪了。 

  只是不知故人在何处,是否所处之地也是落雪飘零?

心心:有钱了不起啊

【叶沈/花心】两相欢(序篇)

得票最高的是《两相欢》,所以这篇就先连载了。

先放个序篇看看效果,下周正式开始连载。

话说序篇就爆字数,我觉得我真的就是无法正确控制字数的选手。

 

可与这篇同食,味道更佳

后文:(壹) 、 (贰)

2018.11.29第一次微修

序篇 

  1- 

  或许是产生了心理阴影,沈剑心自从经历了红衣教的推栏事件后便不再喜欢去关注新闻八卦了,即使这个事件分明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在此期间已经从稻香村菜鸡跃升成为了天字榜榜首的他也依旧没能改掉这个习惯,甚至连同带有官方性质的大唐驿报也被他一并打入了黑名单中。 

  所以,当消息相当闭塞的他知道叶英双目失明这件事时,已经是方宇谦夜闯天泽楼事件过去两个月左右了,而沈剑心本人知道这件事其实也是纯属偶然——只是因为此次他偶然间路过了长安,再在偶然间遇见了李复,这才得以从和李复短短的交谈中得知了叶英现在那算不上太好的状况。 

  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沈剑心的脑中瞬间化作一阵空白,他顾不得再和李复多说些什么了,于是在匆匆的辞别后便立刻赶往了藏剑山庄。 

  藏剑山庄还是那个藏剑山庄,风华如旧,沈剑心看着不变这里,心下却是五味杂陈。 

  说不上还熟悉这里了,但是现在的藏剑山庄也并没有让沈剑心感觉到陌生——藏剑山庄还和沈剑心几年前离去时的差不多,只是因为天泽楼事件的发生,导致藏剑山庄现在的警戒明显提高了很多。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却让本来还想通过正规方式进入的沈剑心一脸愁容——在一得知想要见到叶英竟然要通过数不清的流程后,沈剑心就感觉非常的头大了,于是在一时心急之下,他也懒得通过正规渠道了,而是直接选择了和自己原本职业截然相反的行为:爬墙而入。 

  不过鉴于沈大侠身手矫健武功高强,藏剑山庄的护卫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已经悄然进入了山庄,而大摇大摆进入的沈剑心也因为习惯了叶英没有武功的时候,所以在靠近叶英时并没有像潜入进山庄时再继续做什么隐藏措施——于是当叶英二话不说一把利剑直指自己的鼻尖时,沈剑心差点吓的原地趴下。 

  “停停停,叶英是我是我,我是沈剑心!”沈剑心看着离自己还有不到一寸距离的剑尖,赶忙出声求饶。 

  “沈剑心?”似乎也是确定了身前人的身份,叶英反手收回剑,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沈剑心一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毕竟他并不想戳叶英的痛楚,于是有些含糊的说着,“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出事了难不成我还不能来看看......” 

  看着身前微睁着双眼的叶英,沈剑心的声音渐渐的消减了下去,他还依稀记得几年前自己刚刚离开藏剑山庄时,全然不会武功的叶英也是如此的看着海棠,可是今夕人还在,却总是多了那么份遗憾。 

  “只是失明而已,”叶英风轻云淡的说道,好像失明之事全然和自己无关一样,“并不是什么大事。” 

  “你看不见了。”不知为何,沈剑心的心中有些怒火灼烧的感觉,他有些见不得叶英如此风轻云淡的模样,特别是在遭受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后还能维持着似乎好像无事发生一般的淡定。 

  叶英没有接上沈剑心的话,而是继续上一句话说道:“毕竟我心剑已成,即使目不能视也没关系。” 

  “那你如何观花。” 

  “是花自有花香。” 

  自有花香…… 

  沈剑心微微一愣,脸上的表情再也无法控制,像是洪水决堤一般,巨大的、不该属于沈剑心的悲苦从他的脸上浮现。 

  “可是海棠无香!”沈剑心的身体内忽然传出一股强烈的剑气,但是这些剑气却在即将碰到叶英时便自动的分散开来,完完全全的没有沾到这人的一丝一毫包括一片零星的衣角。 

  “你这样会把藏剑山庄的护卫都惊来的,”叶英微微皱了皱眉,他转手阻止了沈剑心的剑气继续向外蔓延,“好了,无需生气。” 

  “你看不见了。”沈剑心再次重复道,似乎再不想管会不会戳中叶英的痛楚了。 

  “可是我并无大碍。”叶英依旧是平静的回答道。 

  “你有,”不知为何,沈剑心突然有些不想放过叶英,他抬起头看着叶英,语气中有一丝怒气,“你有的。” 

  “你失去了你的眼睛,你看不见了,虽然你心剑已成,如此一来定是一个合格的庄主,但是你却再也看不见——” 

  看不见这漫天海棠,看不见这藏剑山庄。 

  有些东西,是只有用眼睛才感受得到的,其他代替不了。 

  沈剑心强迫自己安静了下来,一时的激动差点令他忘了控制自己的思维,差点让他说出了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的原因。 

  闻见这阵沉默的叶英刚想继续开口说些什么,沈剑心却已经起身,翻身跳到了屋顶。 

  “沈剑心!”叶英一直淡然无波的语气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我要帮你,我一定能帮你的。”沈剑心近乎执念的说着这句话,他看着叶英那双明明已经毫无光华却依旧看向自己的眸子,没由来的心中一紧。 

  “等着我,叶英。” 

  2- 

  沈剑心虽然平时看上去不太靠谱,但这次他是真的没有说大话,他的确是有办法的。 

  现在的他是天字榜第一,被众人誉为侠义至尊,几乎是人人都想与他搭上关系,卖几个人情,再加上他平常习惯性的行侠仗义,所以不知不觉间,沈剑心的关系网已经大的出奇了。 

  而其中,不乏一些能人异士—— 

  “你看,你说过你天性愚笨,从来都不会为他人着想,但是现在却明显不是这么做的,为什么?”沈剑心经过了好几天的赶路,才刚风尘仆仆的赶到这悬在半空中的山崖间,那手握着钓竿的神秘老人便是头也不回的说道。 

  沈剑心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他看着老人那空空如也的钓竿在半空因风飘荡,下意识的回答道:“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想帮他,”微微回过神来的沈剑心像是赌气一般的踢掉了脚边的一块石子,“他是藏剑山庄的庄主,他有更大的责任,虽然失去眼睛看起来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但是我却觉得拥有眼睛对他来说可能会更好。” 

  石子在空中溜了一个旋,然后与山岩撞击化作了粉末,消失在了这茫茫云烟之间。 

  “他……现在看不见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家了……” 

  沈剑心的声音有些虚浮,这些声音落在老人的耳中,让他忍不住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不过是沈剑心在一次小小的行侠仗义中救下的糟老头子,但是却在看见沈剑心的第一眼,便知道这个孩子的天性便是矛盾的——沈剑心既是向往海阔天空的雄鹰,万斤铁链都拴不住他,却同时也是会被困束在过去的落叶,连自己都枯黄了也不愿放过曾经的留恋。 

  捻了捻自己的胡须,老人若有所思的说道:“既然是天字榜榜首有求于我,我自然不能抚了你的面子......我这里的确有一个法子,可以让叶庄主复明。” 

  “是什么!”沈剑心大喜过望,其实从一开始他便相信,如果连这位老人都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或许就真的没办法了——毕竟这位老者当年可是救活过重伤濒危到近乎死亡的自己的,所以在听见老人的回答后,连沈剑心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那原本沉重的声音中已经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雀跃。 

  风烛残年老人缓缓转过头,他渐渐的睁开了自己的那双浑浊的眼珠,那双沉淀了岁月的眼眸紧紧的盯着禁不住有些喜笑颜开的沈剑心,特别是他那双笑起来犹如有春水流过的眸子。 

  “你知道我为什么钓不上东西吗?”老人发问道。 

  “钓竿无饵,此处无鱼。” 

  “是了,无饵无鱼,又怎么可能会有鱼上钩,”老人缓缓的收起了自己的钓竿,声音愈来愈沙哑了起来,“所以,我必须要安上饵食,寻找鱼群,这就是我现在需要付出的。” 

  “世上没有白白得来的东西,一物换一物是天地常理。” 

  “你可懂?” 

  沈剑心愣了愣,但是当他看见老人那认真的眼神时,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放松的叹了口气。 

  至少有办法了。 

  “我懂。”他抬手抚上自己的眼睛,其实早在他来找老人之前便已经有了十足的心理准备——或许自己真的需要换掉什么重要的东西才可能做成这件本来就不可思议的事。 

  “用自己的双眼去帮一个仅为君子之交的人,这值得么?” 

  “世间万事,万般选择,又如何都谈论的出个值不值得,”沈剑心放下手抬起头,然后缓缓的走到了老人的身边道,“或许是不值得吧,毕竟我并未得到分毫,只是——” 

  他一屁股坐在了老人的身侧,用自己的那双眸子向着这孕育间眺望——远方也尽是层层的雾云绵延不尽,配得上云深二字,看得人不仅心旷神怡了起来。 

  “只是啊,光是看着藏剑山庄我就觉得很温馨,”沈剑心的语气在不自觉间的柔和了下来,“藏剑山庄是一个很温馨的地方,那是叶英的家,也真真切切有家的味道。” 

  “家,应该是能完好便完好的地方,即使是失去一点也不好,我只是想帮他修补一点,虽然微小到不足以挂齿。” 

  “而且,家是要去看的,他有家人,他要看着他的家人,他是庄主,他更应该看看这在他的保护下变得更加繁华的一片天地,无数的弟子出入,那些羡慕憧憬的神色......最好统统都不要放过。” 

  “我早已没有家了,也不需要去保护,如果只是失去眼睛可以帮助叶英再多看他的家一分,我觉得我还是会很开心的。” 

  “至此之后,他还要继续抱剑观花,而我亦可继续行侠仗义——” 

  “两全其美,岂不妙哉?” 

  闻得沈剑心的回答,老人没有说话,只是过了良久之后,一阵长长的叹息从他的口中传来。 

  “你如何瞒得过叶庄主?” 

  “没事的,不会暴露的,”沈剑心笑着说道,脸上一阵放松惬意,“因为叶英,他啊,真的很好骗。” 

  “我再骗他一次,他也不会知道的。” 

  听到这份回答,老人也不再多言,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收起钓竿来,顺便将一张破旧的黄纸交给了沈剑心。 

  “这便是解决叶庄主失明的方法了,而世间也只有此方可以解决他的问题。” 

  在沈剑心接过黄纸后,老人便颤巍巍的站起身,沈剑心想伸手去扶住老人,却被老人抬手阻止。 

  “我的大限已到,该是彻底隐于山林,归于山林。” 

  坐在一旁的沈剑心有些失神的看着老人,而老人见状却只是微微一笑,他抬手揉了揉沈剑心的头,像是一个长辈一般慈祥的说道:“谢谢你,好孩子,老夫此生获得的温暖是一分,你便给了我半分。” 

  “所以老夫也真诚的祝愿,祝愿你可寻迹到自己的温暖,余生再不飘零。” 

  恍惚间,老人的手掌已经离开,待沈剑心回过神之际,老人的身影已经彻底隐于了山林。 

  沈剑心站起身呆立在原地,良久之后才向着老人消失的方向拱手抱拳。 

  “多谢前辈,就此别过。” 

  3- 

  当沈剑心再次来到藏剑山庄时,走的便是阳关大道了,在他告诉叶家人叶英还有复明的可能后,叶晖二话不说便将沈剑心带到了叶英的面前。 

  藏剑山庄的海棠依旧开的艳丽,这里似乎长期处于花开不败的时节,沈剑心朝着叶英的方向还没走几步,那人便已经转身朝向了沈剑心的方向,吓得沈剑心当即捂住了自己那被布条缠绕住的右眼,然后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叶英已然目不能视。 

  “叶英,我找到让你复明的方法了,”沈剑心看着闭着双眼的叶英,或许是已经失去了一只眼睛的感觉让他有些不适到五感都出了问题,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干涩,“这可是靠着我这天下第一大侠的关系网都找了好久好久的法子,绝对有效!” 

  “代价是什么?”叶英没有多说什么,他的声音依旧如同失明前一样好听,犹如落雪寒梅一般沁人。 

  沈剑心不知为何有些心慌,明明叶英还是闭着眼的,可他偏偏觉得那锐利的视线似乎穿透了他的心脏一般,但是即便顶着这样的感受,沈剑心依旧像以前一样没皮没脸的笑道:“只是会有点痛而已,其他并无大碍。” 

  像是觉得这样说的可信度还不高一般,沈剑心继续补说道:“怎么,叶英难道你还怕疼吗?” 

  这次叶英没有接话,冰凉的沉默在两人之中蔓延。 

  “叶英......”最终还是耐不住这种氛围的沈剑心先开了口,声音中有着不易被人察觉的焦急,“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毕竟行走江湖多年,虽然沈剑心依旧是那个看起来有些傻的沈剑心,但是却也不是一个连青楼的意识都没有的菜鸡了,但是让沈剑心没料到的是,长期足不出户的叶英在某些方面上却并不好骗,甚至比混迹江湖的沈剑心更为的精明——他早已捕捉到了沈剑心的声音里带着的那一丝不易察觉的焦虑,心下的疑惑便更胜了一筹。 

  “沈剑心,你知道我不是在问这个,”叶英睁开了自己的眸子,虽然内里已是光芒全无,但却仍旧慑的沈剑心差点全盘托出自己心底的小算盘,“我是在问,你的代价是什么。” 

  “我......” 

  沈剑心有些卡壳了起来,他看着叶英那双已经再无光华的眼眸,却似乎从中看见了万般的由关心汇作的诘问。 

  这让沈剑心忽然想起了不久前自己是如何取出了自己的一只眼的疼痛,差点立刻张口就是一阵喊疼,但是更深的潜意识却令他立刻闭了嘴。 

  恍惚间,这让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当时的他还是一个孩子,那时候他的父母还在,那时的他们也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而自己则会屁滚尿流的立刻将自己做过的所有糟心事都和盘托出。 

  可是现在距离那时候已经很久了,久到自己都忘了父母长什么模样了,久到自己最初的记忆好像就是独自一人了,久到—— 

  久到很久没人用这种只有家人才有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你又想到哪里去了,我能有什么事?”沈剑心有些颤巍巍的咧开了嘴角,连带着一两声的细微哽咽全数埋没在了话语之中。 

  “叶英,你不要再迟疑了,你还有藏剑山庄,复明对于你来说利大于弊,所以不要再犹豫了。” 

  看着叶英那微微有些动摇的神色,沈剑心有些黯然的垂下了头,嘴角扯出一丝苦笑。 

  “藏剑山庄,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时候连侠肝义胆的沈大侠也学会了胁迫? 

  “放心,不会有事的。” 

  鬼使神差的,沈剑心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他伸手微微的碰了碰叶英的脸颊,却在触摸的一刹那突然反应了过来,刚想收回手,却没料到自己的手腕却被叶英猛地拉住,连带着后颈也被叶英用左手给制住了。 

  被已经修炼成心剑的叶英制住,一时半会沈剑心也没法挣开,他有些僵硬的保持着这个动作,而他的手腕因为被叶英拉住,所以左手便已经顺势便抚上了叶英的发丝。 

  冰凉的发丝穿梭在指尖,这让沈剑心微微回过神来,他看着叶英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模样,情不自禁的说道—— 

  “那么叶庄主,既然已经确定你的一只眼一定会复明了,我想问......” 

  “你想要让另一只也复明吗?”

娇妻落逃副本开

意见征询:

①《两相欢》(中篇):其实就是那个花心的换眼梗,图文段子还有两章就完了,条漫这周应该出的来,也就是说最多下周就完了,我有想法可以将其扩展成文。

②《云想衣裳花想容》(中篇/长篇):云裳羽衣paro,但只是采用了游戏的一些设定。

③《郎骑竹马来》(中篇):竹马竹马+幼体paro

④《簪花人间》(短篇):花心同游

⑤《上邪》(短篇):战乱开始


就是想问问你们想让我先写哪个,我把换眼梗画完后因为脑洞太多已经麻木了,我选谁?


我是脑子发抽才想着要画条漫,这下好了,今晚的更新飘了

前情:(1)(2)(3)

最后沈剑心还是被一波又一波的胳膊肘往外拐的纯阳宫人士给驾到了藏剑山庄,其中以掌门李忘生的功劳最大。

有些心死的沈剑心想过无数种自己被叶英锤爆的下场,却怎么也没料到叶英见到他的第一反应是拉住他的手腕。

“我之前问过你的,你的代价是什么。”

“啊......叶英你在说什么,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

“那你眼睛上的绷带怎么回事?”

“哈哈哈江湖上现在特流行这个你看我是不是一下子帅了好多。”

“我看看。”

感受到叶英向自己脸上的绷带处伸过去的手,沈剑心有些慌张的的想要阻止叶英的动作:“别——”

但是令沈剑心没想到的是,那个曾经手无缚鸡之力的叶英,那个还需要他处处保护着的叶英,在修炼出无上心剑后竟然能让自己都无法轻易额逃出他的桎梏。

“等等叶英,不要看!”

 

大约还有两张整个故事就完了,明天一波刀子,最后是HE

我在想要不要整理成文好了,这样看段子连贯性不够其实也挺不爽的。

以及,有没有花心的群啊,我的列表里没人吃花心啊,我好孤单寂寞冷——

前情:(1)(2)

后续:(4)

沈剑心是天字榜榜首,堂堂侠义至尊,受尽天下人爱戴,但同时也会被人嫉恨。他失明的消息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去,还没等叶英发出悬赏令,沈剑心的仇人就已经蜂拥而至的去找这位昔日意气风发的大侠了。

“我说掌门,你不要突然窜出来啊,我很可能会反应不过来给你一剑啊。”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的沈剑心有些后怕的收回剑。
“掌门,你是不是也和前几天的那些小家伙一样是想把我带去藏剑山庄?”
“我虽然不打自家人,但是我还跑不过自家人吗?”
“别追了好不好,我才是纯阳宫的亲人呐!金钱的诱惑那么大吗!你们一个二个怎么胳膊肘都往外拐!怎么都帮着别家人!”

“毕竟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李忘生语出惊人。


毕竟我还是喜欢精致线稿的人(虽然这张并不精致),所以狂草流果然不适合我,找时间我把前几张也改改。

用易水诀剪了一个。
封面是未完成的一副心心。